从虚拟现实学到禅中的”空“

禅中的“空”

禅中的”空“是一种很容易解释,但是又很容易解释错的东西,但是却是世界的本质。

自从体验过冥想的深层宁静后,我体会到了一丝的“空”,我也渐渐会去期盼那种完全了然”空“的境界,将过去的知识和“空”结合,发现很多问题可以穿在一起了。 

 

虚拟现实(VR)

虚拟现实今年发展多于虚拟视觉,所以给人感觉虚拟现实只是一个3D眼镜+个人的移动检测的技术。 但是实际上虚拟现实的真正意义是将一切感官虚拟。 

比如虚拟嗅觉,可以让你感到气味(已经有模型出来了)。

比如虚拟味觉,让你尝到味道(有概念模型了)。

比如虚拟触觉,让人身体感受到冷热痛痒,这个虽然没有实现,但是几年前有的3D影院就通过喷水,吹风,活动椅子等方式来部分实现,未来的实现可能仰赖触觉衣或者接入神经的方式。 

这样五感“视”,“听”,“嗅”,“味”,“触” 都可以虚拟的情况下,未来的VR影院,绝对比现在3D影院给人更加身临其境的感觉。 

身临其境到什么地步呢?

应该在10年之内就会实现,像阿凡达那样,坐在电影院,穿上辅助设备,然后完全感觉自己在一个虚拟的地方翱翔,生活。 随着主人公的动作和行为,你能体会到他所有的体验。 或者像骇客帝国一样,感觉自己完全活在一个世界里,实际上自己却只是处在一个虚拟仪器中。 虽然科技高度未到,还不可以像阿凡达和骇客帝国那样用意识控制虚拟身体,但是你已经可以“被动”地体验所有的感官经验。 

这就是虚拟现实。 

想象一下,你在未来的VR电影院,躺下后,如做梦般过完3个小时,醒来的时候,是什么感觉。 是否会对现实有所不适应?

 

虚拟现实联想到的“空”

再接着想象,如果未来的你,沉迷于VR体验,像沉迷网游的孩子一样,每天9个小时活在虚拟世界中。 睡觉后,第二天再继续。

突然有天,你的家长将你的虚拟设备没收,你必须和大家相处,活在真实世界。你是否会觉得,对现实的东西开始怀疑。 身体控制已经不再随性所欲,看到的东西不敢相信,触碰到,尝到的东西,都不敢相信。因为这么多天来,你体验的都是“假”的,“数字化”的五感。 

幸好,这种怀疑没有持续多久,你渐渐想起来,之前的五感是假的,现在的五感是真的。于是正常生活了好几天。 

直到又有一天。

你脑袋里突然冒出这个问题: 如果我现在生活的世界也是“假”的呢?

这时候你就体会到了“空”的边缘。 

是的,虚拟现实里的五感都只是”相“,你沉迷在里面,享受虚拟现实里的男欢女爱,享受里面的美味佳肴,你只是迷恋这些“相”,称为“着相”了。在那时候你以为“相”是你的追求。 

同样的,你认为的“真实”的世界上的所有东西,你所感受到的,也都是“相”,你看到的,听到的所有东西,都是“假”的。 

这就是“空”。 

万物皆空。

承载你的地面是空的,你会掉下去。 可谁会掉下去呢?连“你”这个人都是空的。

 

量子力学与”空“

既然”空“是万物的本质,那么又有很多衍生的问题,比如为什么我感到了实体

有本在西方很有名的书比较详尽地描述了这些问题, 书名好像是《现代物理学与东方神秘主义》。 其中现代物理学,指的是量子物理那一派的理论,而东方神秘主义,讲的就是“禅”,“空”这样的概念。 

量子力学认为,世界上没有“物体”,只有无数特别小的细线“超弦”进行“振动”。 而所谓振动,就是能量的聚合。 

物体(能量)在未被观测的时候,它有无数的可能性,处于“寂灭”状态;在被观测的时候,它就“坍缩”成一种可能性,处于“激活”状态。 最有名的比喻是,薛定谔的猫。

如唯心主义古语所说,“你未看此花时,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。你来看此花时,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”。有了观测者,才有了颜色。 

量子力学理论暗合禅中说的, 万物皆空。禅中说,“空”不是“无”,而是实在存在的东西。实际上将“空”代替为物理学的“能量”,“超弦的振动”,就好理解多了。 

“空”=“能量”=“超弦的振动” 

“空”不是无,而是有很多种可能性的东西。 

而感受到了实体,是因为一直有“观测者”。所以你这“虚”的能量团,才会转化为唯一“实体”。

那是否“人”没有了观测者后,也会反虚呢?

是的。 

修禅到了高深境界(大约5-15年左右的冥想经验,看资质),就会偶尔有“消融”的感觉。 这种感觉妙不可言,描述起来就像是和周边事物融为一体的感觉。 

 

“消融”

“消融”是一种难以被定义的体验,但是很多体验过的人对它进行描述:

道家庄子《齐物论》:“南郭子綦隐几而坐,仰天而嘘,嗒焉似丧其偶”。 南郭子感觉和周围融为一体。“丧其偶”:“偶”为“二”,也就是感觉自己和周边的环境无二,没有区分。 

日本《石门心学》:“有一天夜里头,时至更深,疲惫而卧,竟不知天已破晓,在睡卧当中耳闻后面森林中的麻雀的叫声,其实腹中(就是他的整个身躯)犹如大海般的宁静,而那个麻雀的叫声就像无数只水鸟,不停地飞过来扎到水里头去”

从物理学角度讲,以上描述的那种“消融”状态,就是这个人在禅定的时候,脱离了观察者的角色,从而这个人没有了观察者,也就没有了“实体”,肉体在那一刹那变为一团“云”,叫做“概率云”。 含义是,这个人可能同时在自己周遭的任何一个地方出现。 出现的概率符合正态分布。 而“和周边事物融为一体的感觉”,解释起来,就是将周边事物也化为了概率云,和自己交融。

如果这时候前面有朵花,就能体会到,“你未看此花时,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。你来看此花时,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”。

当然上面这种感觉只有多年禅修经验的人才能体会到的“消融”,和我们现实生活又有什么关系呢?

 

“气场”和“势”

既然人类,事物的存在,本质上是一团能量。那么必然有能量间的交涉。 这就是“气场”。

一个人的能量和另一个人不和,就会有“气场相冲”。

气场相冲本没什么关系,但是如果这个人在一群人之间,这个人和这群人不和,和个人就会遭到排挤。

再往大的方面想,既然人群和自然本质没有不同,那么必然有种和“人群”一样的外在能量场,弥漫在世界上。而个人能量和这种能量场如果不和,就会被排挤。 

这样讲或许还是太抽象,再具体点:

如果一些人和周围的环境能量不和(破坏生态环境),那么会受到坏境的排挤。看这个世纪的自然的报复。

如果一些人做了违背“法则”的事,那么这些人会受到惩罚和报应。 所谓“现世报”。所谓“行善者,福虽未至,祸已远离;为恶者,祸虽未到,福已远离”。

一些人,稍微努力就能成功,因为它顺应了大的局“势”。一些人怎么努力却无法成功,因为他逆“势”。

简单来说,“周围的环境”,“法则”,“势”,“无所不在的神”都是同一个东西,就是周遭的,已经存在的能量场,也就是周遭的,已经存在的“空”。 

顺从了“神”的旨意,就是做了顺势的事,就有好结果。 

 

“消融”,“空”与“发挥”

我们经常说“发挥失常”,而发挥是与空密切相关的东西。 

“消融”这种状态,在心理学上描述,是放弃“小我”,让一个“大我”来主宰自己身躯的情况。 

这种小我,特别在意“我”的荣辱得失,是导致比赛,考试失常的常见原因。 

所谓心态很好,代表这个人能够更大程度地放弃小我,在比赛中让“大我”来掌控自己。 

运动教练近年来常鼓励运动员,什么都不想,完全放松, 然后让潜意识主宰自己,这就是部分消融。 

我在小时候也有过两次经验:

小时候特别喜欢玩飞镖,铁针头,塑料杆的那种。 往大约3米左右的靶子上投。 有阵子很想练准头,于是天天对着靶心用各种方式投射,结果是越来越接近却从未命中靶心。 有天一个出神,却发现这一发正中红心,而且是正中红心的正中点。但是之后即使极力寻找“出神”的状态,还是再也无法命中。 

更小一点的时候,和一个学长学飞扑克,学长教了我一个下午,我一直没学会,每个动作都按照要领做了,可是扑克就是无法飞出去。 到了傍晚,在夕阳的照射下,我失去耐心, 随手将扑克一扔,居然飞出了3,4米。 因为年纪小,这种“随手”的感觉被肌肉牢牢记住,于是之后“随手”一掷,扑克都能飞到十米开外, 如果5米内有人正面被击中一般会被割出血。  

这种出神,就是将得失放开,取得天人合一的境界。 可惜长大后,这种感觉越来越难出现。 

最近学钢琴也有这种体会, 一段怎么也弹不好的小节,如果给自己5分钟的冥想时间,然后再练习,经常会发挥特别好,学的也特别快。 

冥想以后发现, 在创业,工作,研究的过程中,阻碍自己的,经常是这种“小我”,这种“非平等心”让本来就挺难得事情,变得特别难。 

而修炼平等心的方法,就是明白,感受这种“空”。 

感受这种“空”

只能通过修炼。 

 

结语:什么是修炼

修炼不只是代表冥想,修禅,甚至更没必要“遁入佛门”。当然更别提现在乌烟瘴气的“佛教”迷信。 

冥想,是修炼的一种。

工作,也是修炼。 日本稻盛和夫就崇尚,在工作中修行。 如果一个人能做好本分工作,认真做好“当下”的每件事,那这个人的境界是会提高的。

从这个角度上讲,认真的“扫地僧”确实是有可能掌握无上神功的。(扯远。。)

生活,也是修炼。 做好当下的事情,爱身边的人,热爱生活。这本身的意义,比生活本身还要重要。 

如果将悟道修炼比作锻炼肌肉,那么你可以工作,可以爬山来锻炼肌肉,而冥想,相当于健身房,只不过是给你一个专门的锻炼时间。而关键不在于是否去健身房,而在于是否“意”在提升自己,意守当下。